新闻中心
产品服务
投资者关系
加入公司
投拆建议
企业文化
社会责任
销售网络
 
LED行业资讯       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投拆建议  

上海每年200个移动基站遭拆:用户怕辐射是主因

时间:2018-12-04 05:12:38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公司

  手机响了,接通,却听不到对方的声音,这是上海世纪公园地区高档住宅楼里经常出现的场景。

  据统计,上海的手机保有用户已超过3000万个。与此不相适应的是,在上海一些地区甚至完全没有信号。

  信号差,和旧基站被拆除、新基站难落地直接相关。因为信号差,移动部门常接到居民投诉;建基站,居民害怕辐射大,也投诉。

  调查中记者了解到,从发射功率来说,3G基站的发射功率仅相当于一部手机。就密度而言,基站密度越高,手机信号越强,辐射强度越低;基站越少,人体受手机辐射的可能越高。

  为什么移动通信信号会不好?记者采访了三大移动公司的技术人员,得到的答案基本一致:手机信号好坏,受地形地貌的影响,最主要与发射信号的基站有关。

  移动通信的基础是移动通信网,这张网里的手机信号是通过基站发射的。一般而言,基站布局越多,信号就越好。但是,在上海,基站的布局并不像设计的那样,能够落实到位,有些地区还会出现信号盲区。

  理论上讲,移动信号的布局应为蜂窝状分布。在上海市区,因为楼宇密集,信号衰减严重,应该是300—500米一个基站。郊区较为空旷,应为500—1000米一个基站。但是,在市区,这样的目标越来越难以实现。

  在市区,尽管有300—500米一个基站的规划,而事实上,真正理想的点位不一定能装上基站,而新选的点却不一定能实现最佳距离,这就使得信号发射并不完美。

  “在一些楼宇密集的商务区,因为用户多,信号量大,楼宇内的信号也不同程度受到影响,必须做楼内的信号覆盖。如果楼内的基站覆盖不被允许,信号也会受到影响。”中国联通上海分公司综合部应燕说。

  “无线通信的信号资源是有限的。有时候我们的基站好不容易建好了,却不得不拆迁,拆除后可能找不到地方重新安置,就出现了一些盲区。”中国电信(微博)上海分公司总工程师助理马丹说。

  数据显示,每年,上海的三大移动通信运营商有大约200个基站被拆迁。其中,中国移动(微博)为100个左右,中国联通为40个左右,中国电信为60个左右。基站拆迁后,真正能重新装上的很少,这就对移动通信的通话质量有较大影响。因为基站的建设受经纬度影响,一旦有偏差,就可能导致信号不完美。

  基站被拆迁,一个原因是市政建设的需要。这几年,上海的动迁速度较快,因为动迁工程而拆迁的基站数量增加。因为建设工程周期较长,基站恢复时间也变得不可预期。

  另一个原因则是人为因素。在一些住宅小区,一些居民发现小区有基站后,认为基站对人体有害,集体投诉,有的阻止、破坏基站建设施工,致使运营商不得不拆除基站。

  “在上海,中国联通也遭遇了基站强拆。因此,有10%的客户感受度受到影响。因为人为因素导致基站难以建设,甚至出现了地区越高端,越难安置基站的现象。”中国联通上海分公司蔡全根说。在这些高端楼盘,物业反对、居民反对,“商务楼都能谈了,就是居民楼不能谈”。

  中国移动在上海世纪公园内曾经建设了一个基站,为了不影响视觉感受,基站还建得特像一棵大树。结果,刚建好,因为居民的投诉,基站不得不拆迁,至今还未找到安置点。中国联通在上海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形:居民发现住所附近有基站,集体投诉;等基站拆迁了,信号不好了,又要投诉。“其实,我们也不是不要基站,但基站最好离自己家里远点。”在世纪公园地区居住的居民孙国英说。

  由于我国移动通信网体制大容量、小区制的特点,形成了一个困境:为了让用户的通话质量保持最好,移动运营商要尽量建设更多的移动通信基站。

  基站的建设其实有相当严密的规范,需要三证齐全。中国电信上海分公司首创了基站实施细则,分三个阶段:年度计划、站址认定、牌照申请。其中,要获得基站的牌照,一个重要指标,就是要通过环保局的审批。如果基站环评不达标,根本无法建立。

  中国电信上海分公司网运部副经理刘冬文介绍,国家相关标准对基站的电流辐射有明确要求:40微瓦/平方厘米,这是国家允许的健康标准。这一标准已低于国际非电离辐射委员会、美国电子电气工程师协会的标准(见附表),而目前已建设的基站辐射比国家标准还低。

  以3G技术为例,在射频领域采用了智能天线,有别于传统的天线G基站上有个很大的平板天线,往往感到恐慌。但其实一旦接通电话,智能天线会直接对准手机发送波束,并且随之移动,这样信号有一定的方向性,无用的信号就少了很多。从发射功率来说,2G基站辐射功率约为10—20瓦,3G基站的发射功率则只有2—3瓦,仅仅相当于一部手机的发射功率。

  这一功率也低于国家标准。上海辐射环境监测站高级工程师朱重德介绍,每一个基站的建设都是要通过环境测评的,每年还要复测。电磁辐射的国家标准是12伏/米,考虑到广播通信发射的众多需求,事实上,每个基站的辐射标准只有5.4伏/米。由于地方管制比国家标准更严,一般而言,如果基站辐射接近5.4伏/米,地方政府就会干预,要求整改,降低功率。如果不达标,根本不可能投入使用。

  有工程师告诉记者,与人们的印象相反,基站密度越高、辐射强度越低,基站越少、人体受手机的辐射可能越高。“从环保的角度来看,如果常发现随身手机的信号强度显示只有一格,就应该主动和电信部门联系,争取在附近建基站,既提高了通话接通率,又降低了手机的发射功率,使人群周围电磁辐射环境得到改善。”

  实测的结果显示,手机信号强度显示“一格”时,手机发送功率在1瓦以上;信号强度显示“五格”时,发送功率只有0.1瓦左右。“原因很简单,基站密度越高,单个基站信号覆盖范围就越小,发射功率也就越小,每个基站的电磁辐射强度也就越低。手机距离移动通信基站越近,手机的发射功率越小,电磁辐射量越低。”朱重德说,“这就好比两个人说话,距离近了,不用大声喊就能听得很清楚。”

  从整体而言,目前,上海的移动通信基础设施体系是完善的,信号网络也是优良的。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基站数已分别达到了2万个和6000个。相比于整体数量,200个基站遭强迁似乎占比不大,但是,这对于上海智慧城市的建设将产生负面影响。

  “基站是智慧城市的基础,没有基站一切都不可能。一个基站拆迁,不只是影响直径500米内的信号,更将改变整个网络的布局。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。”上海市经信委基础设施处张建明说。

  按照上海的规划,推进智慧城市建设,具体目标是:2013年将实现3G网络全覆盖、WLAN无线G开始试商用。这些目标的实现,有赖于基站的快速建设。今年,中国联通上海分公司要建基站1000个,而中移动上海分公司,未来3年,需要新建的基站数将达到2800多个。

 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,如何对公众进行科普,以提高基站建设的公众认同感,政府、社会以及运营商的任务艰巨。

  世博会之前,上海市委市政府带头,率先开放市委市政府大楼,主要领导办公楼的楼顶都装上了基站。上海市经信委、通讯管理局等上海市的政府有关部门也在积极统筹基站的建设事宜。

  如何利用现有基站共享,以减少基站的点位数,也成为三大运营商的重要工作。目前,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、中国电信已在上海推行基站共享。目前,中移动与联通34个基站、与中国电信11个基站实现了共享。中移动提供给联通和电信共享的基站也分别达到了27个和11个。

  为减少公众对基站的恐惧,三大运营商也做了大量的努力。首先在基站的造型上进行改进,使基站的模样更绿色、更可爱。其次,开始采取更多公众能够接受的方式进行科普活动。

  中国联通上海分公司就在一些投诉的客户群中开展亲自体验活动,让投诉基站的居民亲自测量基站的辐射。一些参与的居民感慨地说,“真的测了,也不觉得可怕了。”不过,这样的公众教育仍需长期坚持,并扩大宣传力度。

  “基站是战略资源,是依法依规建设的,理应受到保护,最好的出路是不要动迁,基站所在地的规划也需要提前告知运营商,以减少可能的动迁。市政规划与基站规划应该通盘考虑。”中国电信上海分公司网络发展推进处贾高峰说。

  从长期看,仍需从机制上建立一个长效的可行的规划,为基站的建设减少人为阻力。

  目前,国家没有电信法,对基站的保护只有规定和规划,基站的租费也没有具体规定。网络战略规划仍需进一步的法律支撑。

  基站已成为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,能否像水电煤一样,成为建筑物交付的基本标准?上海已开始尝试,但是目前还没有起色。率先推进智慧城市建设的上海,应该在这方面有所突破了。

Copyright © www.g22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 版权所有:澳门美高梅 沪ICP备07029879号
友情链接: